上海汇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汇利视点
股市1800点绝地反击 2000点应该贪婪还是恐惧(证券时报采访)

      蒋国云:应该贪婪与恐惧相结合,目前的行情可以定义为一个恢复性的行情,应该可以走一段时间。从更长的时间看,未来股市将反复震荡筑底,但再创新低的可能性较小。

  何震:经济周期是周而复始的,经济低潮时人们的恐慌在所难免,但黑暗终将过去,比如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唯一未知的是每轮经济周期的长短,现在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林荣时:股市可能会在底部震荡一年左右,从十月份开始,快则一年慢则一年半,中国股市又会出现牛市。现在应该要贪婪,因为股市已在一个很安全的区域,如果再次跌破2000点,会更安全。

  编者按:股市在1800点以上绝地反击,走出了一段反弹行情,但这种恢复性的上涨行情能走多远?国庆期间,海外股市纷纷下跌,令投资者中的疑虑更深。为此,我们请来了国信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蒋国云、上海道邦投资公司总经理林荣时、上海汇利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何震,就相关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在利好政策的推动下,股市在1800点附近出现了较强劲的反弹,现在投资者心中的疑惑是,行情到底能走多远?在2000点之上,我们应该贪婪还是恐惧?

  蒋国云:应该是贪婪与恐惧相结合吧。目前的情可以定义为一个恢复性的行情,应该可以走一段时间。回顾一下,这一轮行情从6000点跌到1800点,有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一是宏观经济减速引发企业盈利下降,二是大小非流通引发市场严重供过于求。应该说,股指跌到3000-3500点已经充分反映了宏观经济减速对市场的面影响,是一个合理的估值水平,股市在3000点以下的进一步下行,一是大小非减持的因素,一是因为大家的恐慌心态。

  最近,中央政府、监管机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一定程度控制了大小非的减持,使市场的供需矛盾得以缓解,股指也应该回到合理的水平。不过,由于部分民营企业的大小非仍有减持冲动,这轮股市可能恢复性上涨到2600-3000点的区间。

  林荣时:我为应该要贪婪,目前股市在一个很安全的区域,如果再次跌破2000点,会更安全。国庆期间周边市场波动较大,但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会较有限,我们前期的下跌已经化解掉了国内股市的风险。从更深层次来看,这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恰恰有助于我们改变自身经济增长的方式,将过去那种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为节约型的增长方式,那些有自主知识产权有核心竞争力有全球市场观企业将在下一轮增长中脱颖而出。在这种转变中可能会使我们的经济增长出现一些波折,但前途是光明的。

  何震:政府出台的实质利好,为我国A股市场带来极大的正面效应,尤其是对最近出现的市场低点起到了很强的支撑力,投资者的信心也得以恢复。恐慌性抛盘大大减少,投资者能从一种相对理性的视角去分析企业,了解企业的经营状况,并重新回到企业的基本面进行冷静而客观的分析。

  在目前的经济背景下,市场没有大跌就已很好,市场可能仍将持续一段时间箱体震荡,但目前1800点应该具有较强的支撑,上限则需要由经济趋势的具体情况来决定。市场的调整确实使一部分股票已具有定的吸引力,但不能就此肯定市场已经跌到底部。

  这种恢复性上涨行情是否只存在结构性机会?你们会否参与?并将目标锁定在哪一些行业或领域?

  蒋国云:应该说,结构性的机会更多一些,我们也保持了一定的仓位。这轮行情是政府从战略高度来考虑的,所以是自上而下展开,行情运行的节奏可以分为三个层次,首先是央企会约束自己,让减持行为变为增持所以央企会率先上涨并带动大盘反弹;之后地方国资也会响应中央的号召,也会减少减持的数量与速度甚至不减持;另外,市场上有大批本身就有着良好成长性的公司,在市场无抵抗下跌过程中被“错杀”,行情一旦平稳下来,这类公司也需要恢复性上涨。

  们认为两类公司的机会较大,一是受宏观调控和经济减速影响较小的行业,比如电信、商业、消费品、医药、传媒、服务业等;二是受益于本轮行情发展的行业,比如券商。在这里我特别谈谈券商,境外大投行比如雷曼兄弟、贝尔斯登等频频出事或倒下,打破了大中华区对外资投行的崇拜心理,过去大项目都找外资,现在我们也可以去争取,从长期看有利于中国券商的发展。另外,融融券、股指期货等创新业务将有利于券商做大做强,而大股东购买流通股,也为券商做市值管理打开了很大的空间。

  林荣时:未来的市场一定是结构性行情,投资成败的关键是对公司的深度挖掘,寻找到那些在新的经济模式下具备高速增长潜力的企业。上一轮牛市的主角是资源和房地产以及与房地产关联度较高的企业,而未来,一定是那些具备自主知识产权有核心竞争力有全球市场的企业,这类企业首先要技术领先,并且主业专一、清晰,没有过多的对外投资项目,总之,要看企业是不是掌握核心竞争力,是不是具备科技创新和市场创新的能力。

  我们看好创新类的小型公司,比如深圳中小板企业,这些小公司大多是行业巨无霸,将来会有更大的发展前途。从行业来看,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的农业,值得看好。

  何震:由于目前宏观经济仍处于调整阶段,各行业的投资价值还不十分清晰。从个股来看,很多股票相继破发、破净,但不能单凭这一点就判断那些股票已具有投资价值。观地说,一些质地优良的股票,在经济周期走出低谷后,其投资价值必会显现,值得逢低买入。选择股票一定要放在宏观的背景下去研究,因此需要密切关注宏观数据的变化。

  从目前宏观经济形势来看,GDP仍有继续回落的迹象,那么何时能够企稳最为关键,因此,目前评价一个企业的投资价值还为过早。

  从政策面的角度分析,四川地震灾区百废待兴,工程机械、建材等板块应更具投资价值,同时基于中国和谐发展的基调,新能源以及节能环保等领域的企业值得关注。

  目前中国经济的情况是,宏观数据不算太差,但微观经济已明显感受到了经济下行的压力,对宏观经济的担忧,是否制约了这轮行情的时间与空间?

  蒋国云:我们可以先看看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的情况。美国经济的恶化,全球经济减速,对中国出口将继续产生巨大的影响,8月份我国外贸出口就较前个月环比回落5.8个百分点,我们可以预期明年出口将低速增长甚至可能负增长;投资方面,由于房地产陷入低迷,势必影响投资的增长,虽然可以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来平衡,但投资增长速度不可能太快;消费方面基本平衡,但资产泡沫的破灭、通胀压力、中小企业的倒闭,都可能使老百姓压缩消费,所以也不太乐观。

  企业微观层面确实很不乐观,1-8月,深圳的外贸企业倒闭了几千家,东芫可能上万家,这种情况会怎么发展,还有待观察。在土地价格高昂、工资不断上涨、上游原材料的价格保持高位的况下,企业的盈利并不乐观,而那些定价能力较弱不能转移成本压力的企业,连生存都成问题。

  没有基本面的支持,股市很难出现反转行情。

  何震:“两率”的下调已经充分体现了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意图,这也是政府刺激经济复苏的一项重大举,同时CPI回落速度较快,表明政府“有保有压”,对“保”经济增长的政策意图有所突出。没有人希望经济“硬着陆”,但经济“软着陆”要多久才才止落企稳?毫无疑问,宏观经济仍是目前影响股市最关键的要素。

  林荣时:微观的调整是正常的,也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必经的阵痛。作为投资人,我们要转变以前的思路,对宏观经济的认识也要跳出原来的框框,只要宏观经济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微观的调整就并不可怕。在新的经济模式下,我们也许不必过于强调经济增长的速度。

  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经济衰退,成了投资者的心头大患,对此,您怎么看?

  蒋国云:美国经济短期将很难走出困境,历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后,都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调整期。

  美国救市措施已经通过,虽然有100多名经济学家反对府救市场,但我认为救市是应该的,市场机制是伸缩性管理,一旦失去了弹性,市场的作用就发挥不出来,政府应该帮助市场机制恢复弹性,恢复功能。就好比人正常情况下不该吃药,但生病却必须要吃药。当然,也不是一吃药就灵,美国经济的复苏还需要时间。

  何震:美国是中国出口贸易的最大合作伙伴之一,也是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目前美国经济危机四伏,次贷危机的强度与深度,以及对中国经济可能造成的冲击,都不容小觑。不过,从去年7月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一年有余,再过半年,美国将有新的领导人上台,同时,美国的经济调节能力很强,相信美国经济能较快走出目前的低谷。

  林荣时:中国是高储蓄国家,抵御外界风险的能力比较大,我们的经济体跟国外的经济体的连带关系也比较弱,香港受的影响会重一些,而且美国也在救市,情况并没有想像中的差。就我们对企业的调研,外贸衰退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中国过去出口的主要是初级产品,必须要创新,增加出口产品的附加值,这种转变的阵痛早晚要发生。肯定有一部分在这种考验中倒闭,但承受得了的企业在转变,放弃低加值产品。

  在全球经济与中国宏观经济都不乐观的情况下,股市在这轮反弹行情之后,会否进入一个较长时间段的震荡期?你们会采取什么策略?

  蒋国云:未来股市将反复震荡筑底,但再创新低的可能性较小。前两年中国的大牛市,是在全球经济良好增长的背景下,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非常强劲,现在这些国家都进入调整期,我们出现一段时间的调整也是很正常的。

  在这个震荡的过程中,我们也应该停下来,认真考虑该买什么。特别是机构投资者,最终必须要回归基本面研究,自下而上寻找真正高速成长能给投资人带来高收益高回报的股票。

  何震:A股市场能否良性运行,大小非仍是十分重要的素,并且在短期内得到彻底解决的难度较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经济增速减缓,投资领域仍存在多种问题,但宏观数据所显示的CPI指数已连续下降,并存在进一步的下调空间,通胀不确定性影响经济的程度有所减轻。

  经济周期是周而复始的,这种循环的规律性决定了未来经济的总趋势一定会向良性的运作平台回归,经济低潮时人们的恐慌在所难免,但黑暗终将过去,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就是个很好的例证,而唯一未知的是每轮经济周期的长短,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林荣时:前面我已提到,现在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期,但还没有到真正的转折点,而是在做转折前的热身运动。在这种背景下,股市可能会在底震荡一年左右,从十月份开始,快则一年慢则一年半,中国股市又会出现牛市。我们会抛开传统的投资思路,自下而上精选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

[返回]
Copyright © 2017 hlfu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汇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沪ICP备12002475号